10bet肖鹰:《丝路山水地图》的残与全

此图右起嘉峪关,左止于戎地面,前者以高山为屏障,后者以大海为阻隔,完成了对全画首尾相照的封闭描绘。

全画描绘地理坐标数以百计,有名称的地标211个。该画描绘的所有城池门泂大开,仅有嘉峪关和戎地面两城展示城门严闭景象(戎地面东西侧门开放)。这是以建筑语言二度标示全画的首尾封闭。

如果说这幅山水地图册有一个由东向西的路线方向,那么对于旅行者,这幅地图指示的终点就是天方国(即伊斯兰圣城麦家)。因为在天方国和戎地面之间,横亘着深远辽阔而且波涛汹涌的大海(红海)。

在处理天方国和戎地面之间的海域时,地图描绘者不仅没有如描绘画卷中段的崇山峻岭一样给行者标示一条穿越的路线,而且将海涛描绘得惊骇极致,分明告示这是无路可走的天尽头。

天方国在全画中的特殊地位,既可以在它与附近城池的大小和方位比较中看出,也可从以它为终点回顾最东端的嘉峪关看出——一东一西,画面相距近30米,天方国与嘉峪关竟然是平行的。然而,处于逼狭关口中的嘉峪关,与居于西端上方而且轩敞阔大的天方国,在分量上又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天方国和嘉峪关、戎地面三者的城门都是圆钉重门。但以坐北朝南为正门而言,只有天方国的正门是半开着的。这半天着的天方国之门,是否意味着一种神圣的选择与吸纳呢?

武汉大学历史学教授冯天瑜说:“(2018年)春晚介绍的地图是明中叶穆斯林到麦加朝觐的路线图,原名讲往天方的线路,清民之际改为《蒙古山水地图》,该名含义大体准确:明代接承元蒙概念,蒙古泛指诸蒙古汗国各地(中亚、西亚、东欧)。而今将地图名冠以"丝路"是不通之论一一将后名强加到前图之上,且该图与丝绸之路贸易无关。今改成此不通之名,大失学术规范,不可取也!​​​​​​”(轩引自“余地先生”微博,2018-02-17)

我不是历史学学者,对冯教授这段论说没有能力评论。但以图像学的方法做分析,我认为,“天方国”在这幅长卷地图册中的确具有统领全幅和标志终点目标的意义。特别要指出的是,全图中,211个地标名称,只有“天方国”一个以“国”为名。“天方国”,就名称而言,不也是具有终极归宿的意味吗?

故宫博物院官方宣称,这幅2017年新入宫的《丝路山水地图》,原长40米,现存30米,“其余四分之一被人裁切,地理范围从天方到鲁迷(时为奥斯曼帝国首都,今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薛飞翼,《这件神秘国宝惊艳春晚全场,它背后的故事更加震撼》澎湃新闻,2018-02-16)

这个“被人裁切10米”的说法据官方报道,是以此图与他图比较而得。我们应该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相信这种缺少依据的“比较”呢?当然,我可以相信的是,如果“被人裁切10米”不是莫须有,那么,将之拼接上现在故宫的《丝路山水地图》,此图似乎就可以圆梦般地呈现“丝路山水”的全程全景了。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10bet优先选择十博快捷的娱乐平台

本文链接地址: 10bet肖鹰:《丝路山水地图》的残与全

Related Post